券商系加码,LP江湖新势力崛起!

发布时间:2022-03-04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来源: 环球老虎财经app 

随着政策倒逼券商行业私募化规范化,近两年国内头部券商也在寻求转型之路,做LP或成为转型路径之一。从目前规模来看,券商系俨然成为了一股”新势力“,将银行、保险甩在身后。

国泰君安再次出资22亿元做LP。 

3月4日,环球老虎财经获悉国泰君安全资子公司国泰君安创新投资出资20亿元发起设立临港科技前沿基金,同时国泰君安母基金以有限合伙人身份出资2亿元人民币参与成立了上海金融科技基金。

将时间线拉长,国泰君安布局LP版图的动作最早可以追溯至2018年,截至目前,出资额已超过百亿元。

实际上,不仅仅是国泰君安,券商队伍里,包括中信建投、山西证券等在内的多家都有过此类的操作。

在“取消证券公司外资股比的限制“等政策影响下,近两年券商系做LP成为转型路径之一并已成趋势,虽然银行、保险也在政策的“开闸”下纷纷进场,不过从规模来看,声量尚不及券商。

国泰君安同一日出资22亿元做LP

券商界的LP”大户”再次出手!

3月4日,环球老虎财经发现,国泰君安董事会通过了其全资子公司国泰君安创新投资出资20亿元与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及包括上海临港新片区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内的其他第三方共同发起设立临港科技前沿基金。

资料显示,临港科技前沿基金目标认缴规模 100 亿元,最终认缴规模为 80.2 亿元,其中国泰君安创新投资以普通合伙人的身份出资15亿元,国泰君安资本以有限合伙人的身份出资5亿元。

同一天,国泰君安董事会同意了上海国泰君安创新股权投资母基金中心出资2亿元与上海国际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投资人共同投资设立上海金融科技产业投资基金。据悉,该基金拟募资金额不少于30亿元,主要用于投资金融科技行业,金浦投资为该基金的管理人。

也就是说,一天之内国泰君安系大手笔出资22亿元做LP。

事实上,这还是国泰君安LP版图的冰山一角。

早在2008年1月初,一则“国泰君安要成立500亿元母基金”的消息在业内不胫而走。2020年年底,国泰君安母基金完成首轮封闭,并且正式进入投资期。据悉,这是首次由券商私募子发起设立的市场化母基金。而在该次之前,券商的私募子公司大多数扮演的是母基金管理人的角色。

此后,国泰君安母基金便开始大展拳脚。

在2021年的8月份,国泰君安母基金首期出资14亿元,投资上海生物医药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在该月其又出资1.7亿元成为了考拉基金的LP。

天眼查显示,国泰君安母基金还是博裕资本、不惑创投、元禾原点的LP,其出资额分别为3.5亿元、2500万元、1亿元。

此外,国泰君安全资子公司证裕投资也投资了多只基金。

2021年4月,证裕投资出资5亿元投资上海科创中信二期股权投资基金,其关联方国际集团和上海科创中心股权投资基金也参与投资了该基金。

7月6日,证裕投资认购了上海国盛资本作为基金管理人的诸暨盛海专项基金的LP份额0.01亿元。

在该年的8月份,证裕投资更是3次出资。具体来看,在8月2日,其再次认购了上海国盛资本作为基金管理人的诸暨盛海专项基金的0.9949亿元。同日,证裕投资还表示,拟出资0.5亿元与上海国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及其他合伙人签署协议,共同出资设立诸暨盛邦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当月25日,证裕投资认缴赛领二期基金10亿元。

还是8月,国泰君安子公司出资16亿元投资上海生物医药产业股权投资基金。

也就是说,国泰君安母基金以及子公司密集做LP,出资额超过50亿元,

算上此前母基金首期认缴出资的80亿元,已超过百亿元。

券商系LP崛起

近两年,券商系LP火力全开。

根据IIR数据:2020年券商二级私募基金子公司新设私募基金25支,同比增长56.25%;新设私募基金规模119.78亿元,同比增长64.06%。

进入2021年后,踏足LP领域的券商数量开始猛增。

其中,中信建投与多地政府以及大型国企短期内密集合作设立母基金。

去年4月份,中信建投与嘉兴国投、嘉实金控联合发起设立长三角嘉兴母基金,目标规模50亿元,首期规模20亿元,该基金关注长三角数字经济、高端装备制造、大健康医疗等战略新兴产业布局国内优秀的VC基金、PE基金。

12月份,中信建投和南阳交通建设投资共同发起设立的南阳交通产业发展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完成备案,备案规模50亿元。

同月,中信建投还与无锡惠山区共同设立两支新基金,总规模为120亿元。

此外,在去年1月份,山西证券旗下子公司山证创新投资成为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的LP,而安信证券也认购了该基金份额;申万宏源的母公司申万宏源集团也变更为北京国科汇金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LP投资人。

不仅仅是券商,银行、保险也在尝试做LP。

相较于券商,保险的起步时间相对较晚。2021年,银保监发布了《关于保险资金财务性股权投资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显示:取消对险资在财务性股权投资的限制。

在政策春风下,保险动作频频。具体来看,在去年7月份,由苏州高新区、阳光保险集团、阳光融汇资本和纽尔利资本联合组建了苏州高新阳光汇利股权投资母基金,其规模达100亿元。

据IIR研究院不完全统计,2021年,是8大保险集团系整体基金出资笔数是历年最高年份,年度累计48笔,累计认缴出资规模204亿元

银行资金在政策支持下也加速入场。

2021年1月,《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行动方案》被发布,其鼓励银行及银行理财子公司依法依规与符合条件的证券基金经营机构和创业投资基金、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合作。

在此背景下,银行也争做LP。具体来看,去年5月份,光大集团与中国银行签约,拟合作推出一支绿色产业基金。

时隔三个月,国家开发银行参与广东中医药大健康基金的设立。据母基金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银行理财子公司出资做LP,已投超110亿元。

从目前的趋势来看,银行、保险在LP领域的声量,尚不及券商。

券商系做LP优势何在?

正如上文所述,券商系以LP方式进入股权市场的的数量在近两年呈狂飙突进之势。

事实上,早在2016年年底,中证协发布了《证券公司私募基金子公司管理规范》和《证券公司另类投资子公司管理规范》,对私募投资子公司有了明确的要求,由此券商的直投业务大大精简,转而设立基金子公司。

不过,在接下来的三年中,鲜少有券商做LP。

随着在2020年4月,证监会宣布取消证券公司外资股比的限制,使得本土的券商面临着激烈的竞争与挑战,不得不开始转型。在过去,券商长期依赖经纪业务、投行业务,优势在卖方市场。而随着券商开始转型买方机构,成为市场机会“挖掘者”,或能对冲风险。

而涉足母基金业务或是其重要的一环。从券商系母基金的投资方向来看,投资方向为国内主流领域。比如,国泰君安母基金投资方向聚焦在新能源、大消费、集成电路等。华泰母基金的投资方向则为互联网、生物技术等。

那么券商做LP有何优势呢?

作为金融机构,券商本身资金充足,再加上LP资源较为丰富,就有了募资优势。

券商作为母公司可以为私募子提供丰富的资源。券商私募子公司人员由于有着长期的投资银行从业经验和券商母公司的资源,其可以在投融资、并购整合方面提供支持。

国泰君安董事长贺青也曾表示:国泰君安可为被投基金和项目提供从买方到卖方、从一级到二级的全产业链和全生命周期的金融服务。同时,公司与众多地方政府、核心产业龙头、大型金融机构等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母基金可作为资本纽带,协助被投基金及项目和公司战略客户生态圈建立广泛链接。

此外,设立母基金或能比避免券商“保荐+直投”或“直投+保荐”业务因为利益输送问题而面临被监管关注的困境,同时形成券商“投行+投资”双轮驱动的业务格局。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称:券商之前主要聚焦在二级市场上,对于一级市场的业务流程、估值逻辑等方面较为陌生。此外,由于“母基金业务”较新,券商缺乏管理经验,也有一定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