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亏三年股价滑坡超8成 唐德影视能否靠腾讯3.6亿大单翻身

发布时间:2021-05-13 来源:华夏时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连亏三年股价滑坡超8成 唐德影视能否靠腾讯3.6亿大单翻身

于玉金 

近日,郑爽曝出阴阳合同的同时,令人想起范冰冰也曾身陷阴阳合同税务风波中,并与“高云翔事件”一同令唐德影视(300426.SZ)陷入黑暗时刻。

从2018年到2020年,唐德影视已经亏损了三年。根据唐德影视披露的最新年报显示,2020年,其实现营收为1.99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889.05万元。

“由于电视剧《巴清传》未能按期播出的影响,加之受行业景气度下滑影响,公司投资制作的影视剧项目制作和销售进度低于预期,导致公司2018、2019和2020年度净利润为负数;且2018年和2019年的亏损,对公司发行公司债券融资、向银行贷款融资等造成负面影响,导致公司2020年度的现金流继续处于紧张状态,对公司项目的制作及发行进展造成了一定影响。”唐德影视方面解释。

因连续亏损,深交所也于5月6日对唐德影视下发了问询函,要求回复相关问题。

不幸中的万幸,一度陷入泥潭中唐德影视,在2020年10月迎来了浙江广电的许东良等新管理层,并在今年2月获得腾讯3.6亿元的大单。

“公司本年度的正在推动《香山叶正红》、《无间》等版权项目的制作和发行,及《暗格里的秘密》、《我的卡路里男孩》等承制项目的制作,公司将积极推动上述项目的销售。”唐德影视财务副总监毛珊珊在2020年业绩说明会上表示。

踩雷明星连亏三年

唐德影视是从2018年开始亏损的。2018年,唐德影视实现营收为3.72亿元,同比下降68.5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27亿元,同比下581.55%。

除了受国内外经济形势变化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影响,2018年A股行情整体面临压力,加之受影视行业相关舆情和监管收紧影响,A股影视行业大部分上市公司股价出现不同幅度的下跌,加之银行等债务融资机构的信用收缩,行业内企业融资的难度和成本有所增加等行业及外部因素外,亏损更多是唐德影视自身的问题。

唐德影视投资制作的头部电视剧《巴清传》于2017年实现首轮卫视播映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销售收入,但受主要演员社会舆论事件影响,该剧至今未播,基于审慎性原则,其管理层在2018年针对该剧确认的应收账款,单项计提减值准备,上述事项导致其利润总额减少约5亿元,更导致其自上市后首次出现年度亏损。

唐德影视创立于2006年,以影视剧投资、制作、发行为核心业务,2015年登陆创业板,2015年5月28日,唐德影视股价一度达到40.24元/股的历史高点。而唐德影视此前的一个重要标签则是明星环伺。在2018年的财报中,范冰冰、赵薇、张丰毅均位列股东名单中。

在《巴清传》之前,唐德影视曾投资范冰冰曾出演《武媚娘传奇》,在奠定其“现象级”精品电视剧制作的行业地位的同时,更是带来丰厚的收入,2014年、2015年,该剧为唐德影视分别贡献了2.69亿元、1.98亿元的营收。

但是演员与影视公司的合作并非都是正面效应,更多是休戚与共。唐德影视于2017年投资制作《巴清传》,女主角为范冰冰,男主角为高云翔,女二为马苏;但在2018年1月马苏卷入丑闻,3月底,高云翔陷入“性侵风波”;更大的雷还在后面,当年7月,范冰冰因阴阳合同陷入“税务风波”。

此后,唐德影视曾对媒体透露,《巴清传》的制作成本超过5.8亿元,公告显示,唐德影视占《巴清传》70%的投资,也就是唐德影视投入超4亿元。

2018年,唐德影视也由盛转衰,也埋下了唐德影视连亏三年的伏笔。其他业务确认的收入金额不足以抵消《巴清传》营业收入冲回的影响,2019年,唐德影视营收为-1.15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7亿元。

截至5月12日收盘,唐德影视股价收于6.28元/股,较40.24元/股的高位已经跌去84.39%。

遭深交所问询

今年一季度,唐德影视实现营收为2020.67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9932.73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6374.31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680.83万元。唐德影视表示,公司未能实现盈利,主要是由于对以前年度电视剧项目销售确认的应收账款计提较大金额的坏账准备。

2021年第一季度末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为2077.29万元,资产负债率为100.37%。

连亏三年及今年一季度继续亏的唐德影视也遭遇了深交所问询。深交所要求其唐德影视回复,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及判断依据,请年审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并说明 2020 年审计报告无保留意见结论中未提示公司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的判断依据。

此外,截至2020年末,唐德影视存货账面余额为13.36亿元,存货跌价准备为9249.20万元,账面价值为12.44亿元,占年末资产总额的55.30%,2020年,计提存货跌价准备38.16万元。

深交所要求其唐德影视说明,报告期末存货科目核算的主要影视剧项目名称、项目预算、项 目进度和已投入金额,结合影视剧剧本明细、在摄制影视剧明细及已 完成拍摄的影视剧明细、尚未制作完毕的主要影视作品预期收益及库 龄、涉诉情况等,说明存货跌价准备的具体计算过程,存货跌价准备的计提是否合理、充分。

2020年,电视剧销售收入成为唐德影视的主要的收入来源,实现电视剧销售收入1.80亿元,占营收总额的90.45%,实现销售毛利5695.84万元,占销售毛利总额的92.3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1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8608.55万元,2020 年末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8418.85万元。

更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唐德影视前五部影视剧收入总额为1.61亿元,占全部营业收入的比例为81.04%;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为1.65亿元,占年度销售额的82.96%。

对此深交所要求唐德影视解释,影视剧及客户前十名销售收入、成本明细及对应的会计确认依据;并定量分析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与扣非净利润差额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签订腾讯3.6亿元订单

尽管连亏三年,但在2018年,唐德影视迎来了新实控人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后,于今年2月再获得腾讯3.6亿元大单支持,大有2021年翻身态势。

唐德影视于2月5日公告,其就一部古代传奇题材影视剧集与上海腾讯企鹅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企鹅影视”)签署了《影视剧集定制合同》。企鹅影视作为剧集的投资方和出品方,委托公司进行剧集制作,剧集制作费用预算总额3.6亿元,企鹅影视为深圳控股(00700.HK)子公司。

“本合同的签署和履行对2021年度及未来各会计年度财务状况、经营成果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唐德影视方面表示。

对于获得腾讯大单能带来怎样业绩利好及公司中止定增将转让哪部分投资?《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唐德影视证券部,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具体信息不方便透露,一切以公告为准。

有市场声音认为,这与唐德影视获得此次腾讯大单,与新实控人浙江广播电视集团的力量相关。

2020年5月,唐德影视控股股东吴宏亮拟分别将所持公司5%和4.08%的股权转让给浙江易通(为浙江广播电视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和东阳聚文(东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下属控股的子公司),并将所持公司23.55%的表决权委托给浙江易通,吴宏亮还将同时协调第三方股东向东阳聚文转让其所持0.92%股权。

上述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将持有唐德影视20945950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拥有唐德影视119600000 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28.55%)的表决权,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将成为唐德影视的实际控制人。

此后,唐德影视得到了“输血”。10月9日,唐德影视公告称,分别与浙江易通、东阳聚文签署《借款合同》,拟向浙江易通申请借款2.69亿元,向东阳聚文申请借款0.81亿元,用于公司日常经营活动资金周转、偿还到期债务、支付利息罚息及相关费用。

而从更早的2019年开始,范冰冰等明星便从唐德影视股东名单中逐渐消失。

不过由于连年亏损,唐德影视未弥补亏损超过实收股本总额1/3。

对于亏损问题唐德影视将采取的应对措施?唐德影视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古元峰回复,“首先、控股股东为公司提供流动性支持及/或为公司债务融资提供增信,积极寻求低息债务融资的机会,降低公司财务费用;其次,积极推进项目发行工作,利用疫情期间影视行业生产停滞、平台待播剧逐渐减少之契机,加快库存影视剧项目的发行节奏,及时回笼资金;再次、盘活公司剧本储备资源,加快存货周转,与各大网络视频平台以及影视剧制作企业开展合作,以向后者出售剧本版权,以剧本版权作价与后者联合投资制作影视剧项目等方式加快剧本的消化,降低影视剧制作资金消耗,增加公司盈利和流动性。”

“通过采取法律手段、协商折扣回款等方式加大应收款项的催收力度;通过寻求可以协调平台客户的各种外部资源、协助影视项目联合投资合作方向平台客户方催款、帮助联合投资项目合作方开展股权和债权融资等方式加强应收款项的催收工作。”古元峰还表示,增加现金流良好业务的权重,如:网络视频平台定制剧业务,并增加与网络视频平台的粘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