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湖中宝的两面:“浮盈”资本市场 现金难抵短债

发布时间:2021-07-23 来源:财经自媒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新湖中宝的两面:“浮盈”资本市场,现金难抵短债

来源:地产K线 

原创 魏薇 

最近,温州首富、新湖掌门黄伟,在资本市场上春风得意。

两周前,宏华数科(688789.SH)登陆科创板,这只浙系次新股自带纺织数码印花机龙头的光环,上市当天跻身百元股之列,10个交易日后,股价最高摸到265.25元/股,涨幅超过711%。

乐居财经获悉,新湖中宝(600208.SH)子公司浙江新湖智脑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宏华数科第一大股东,拥有14,250,000股股份,占其发行后总股本的 18.75%。截止7月23日收盘,新湖中宝手中的市值已超过35亿元。

从黄伟的投资版图可窥见其偏好,主要两类。其一是盛京银行(02066.HK)、中信银行(00998.HK)、湘财股份(600095.SH)为代表的的金融布局;其二是对同为浙系出身的科技企业“情有独钟”。

2020年报显示,新湖中宝股权投资就包括杭州谐云科技、浙江邦盛科技、杭州易现先进科技、浙江聚创智能科技以及刚刚上市的杭州宏华数码等。

一连串合联营名单里,绿城中国(03900.HK)显得尤为特殊。2020年5月,新湖中宝耗资30亿港元,成为绿城中国第三大股东。

近两年来,这两家浙系公司频繁接触,新湖中宝将旗下多个项目转让予绿城,绿城股价上涨为新湖带来浮盈9亿港元,双方紧密牵手,呈现的是双赢的局面。

然而近期,新湖中宝对绿城中国进行减持。

7月19日,新湖中宝减持绿城中国,占后者总股份数的0.97%,每股平均价12.37港元,最新持股量下降至11.98%。通过这波减持,新湖中宝套现近3亿港元,获利6959.75万元。

此次减持前,中交集团、九龙仓、新湖中宝、宋卫平分别持股25.06%、21.68%、12.95%、8.68%,减持之后,新湖中宝仍为绿城中国第三大股东。

减持绿城

去年5月26日,新湖中宝以现金30.685亿港元的代价成功认购绿城中国3.23亿股股份,每股价格为9.5港元。至此,新湖中宝占绿城中国总股份数的12.95%,成为其第三大股东。

按此次减持价推算,新湖中宝持股绿城中国浮盈约30%,即9.3亿港元左右。此次减持是否只是个开始?新湖为何要减持绿城?

今年以来,新湖中宝先后3次进行了股权质押,截至目前,共计有58笔股权质押,实际控制人黄伟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质押股份数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69.87%,占新湖中宝公司总股本比例的39.89%,质押市值103.25亿元。

股权质押一方面可以解决公司的资金问题,但若操作不当,则会使公司陷入困境,甚至是面临爆仓风险。去年3月,出于对新湖中宝再融资风险的担忧,穆迪将新湖中宝企业家族评级从B2下调至B3,展望维持“负面”。

频繁质押的背后,是新湖中宝“钱紧”的现状。今年一季度末,新湖中宝尚有短期借款48.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22.89亿元。货币资金138.63亿元,受限资金达到61.3亿元,真正可用于偿债的只有72.3亿元,尚不足以覆盖即期债务。

目前,新湖中宝存续债券共有11只,人民币债券存续规模49.78亿元,中资美元债存续规模7.96亿美元,存量债合计约101.3亿元。

与此同时,其盈利能力也在下降。2020年,新湖中宝实现营业收入137.92亿元,同比减少6.88%,贡献近八成的房地产业务在期内实现营收103.86亿元,同比减少13.73%。

2017年新湖中宝实现净利润33.22亿元,同比下滑43.1%;之后两年再次下滑24.55%和14.08%,2020年回升46.95%至31.65亿元,但扣非归母净利润为9.2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57.35%。

频繁“卖子”

偿债高压和 “三道红线” 之下,新湖中宝频频转让旗下地产项目。

2019年12月,新湖中宝向绿城子公司转让上海明珠城三期4标35%股权,交易总对价36亿元,其中股权对价5.5亿元、债权对价30.5亿元。

2020年4月,新湖中宝向绿城转让多个地产项目,包括“海上明珠城”项目公司浙江启智、南通新湖;沈阳“仙林金谷”项目公司浙江启丰实业;青蓝国际城项目二期项目公司上海中瀚置业等,合计转让款超过41亿元。

在绿城中国之外,新湖中宝还有其他合作伙伴,融创算是其中有实力的一位。

2019年7月,新湖中宝向融创转让旧改项目,交易对价67亿;11月,又与融创中国等签署浙江启辉实业有限公司、浙江启隆实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项目开发合作协议书,总交易价款达到49.44亿元。